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出自_唐代诗人刘诗平的《月夜》

《月夜》是唐代诗人刘方平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

这首诗记叙作者对初春月夜气候转暖的独特感受。

作者利用石料天然绿膘巧雕为山峰,与石眼相对应,寓意月光散漫整个山峰,让人不禁联想到诗中的前两句
更深月色半人家,
      北斗阑干南斗斜。

诗的后二句记所闻、所感,因虫声透过窗纱传来,感到已到春暖时节。

诗中描绘了一种优美宁静而富有生机的境界,令人感到物候在变化,又是静美的。

         赏析 “ 作品石材黑色石层如黑夜里的静怡!雕刻时利用石材天然的色彩及石眼巧形设计,在山峰处通过打磨巧留薄薄的一层犹如月光洒满了整个山峰,使得整幅画面非常具有诗意!

回到小程序首页

喜欢这方作品?点我吧

「 精品推荐 」——《月夜》

首部武汉战“疫”2个月全景纪录片一部感天动地的中国抗“疫”群英谱新华社记者勇闯“红区” 60多位记者“疫”线拍摄很多年后,当人们回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这场战“疫”,一定会想起2020年初,武汉关闭离汉通道那个遥远的日子。随着关闭而开启的,不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剧情,而是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武汉,是这场战争的“风暴之眼”。有人,在面对恐慌和未知时勇敢拉响警报;有人,在举步维艰的条件下与死神争分夺秒;有人,在困境中守望施援,重唤人们对美好与希望的向往。在这座英雄之城,每个人都在努力做对的事,以他们的真心、无畏、正直和同情,助力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新华社记者在武汉深入采访,勇闯“红区”,用镜头真实记录了武汉战“疫”2个月的重要历史时刻,以及众多凡人英雄的温情大义。基于60多位记者拍摄的大量珍贵影像,新华社倾力打造重磅纪录片《英雄之城》,记录这段不应被忘却的历史。纪录片首次揭秘了一些武汉战“疫”中“关键之举”背后的故事。 新华网的微博视频

写书法到底是墨锭还是墨汁呢?

   
点击此处查看该砚台详情

墨在中国书法中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墨,书法、国画艺术或许压根儿也不会存在了。自从出现的了墨,中国的文字史、书法史、艺术史上几乎都有它的影子。如同书法本身,除了自身独立的艺术价值外,几乎贯穿了整个中国文化史。墨和笔如同一对孪生兄弟,如影随形。

文房四宝:墨的发展历程,墨锭和墨汁区别

陶片上清晰可见"祀"字

墨汁的诞生历史上已经无据可查了,但从出土的文物来看,至少在四千年前,就已经有墨的出现。殷商时期的这片陶片上历历在目的"祀"字,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那时候的墨是何而制,是暂无可知的。

墨锭上金粉描边

秦汉时期,墨已经以墨锭的形式广为使用了。当然这时候的墨锭,是以松烟、桐煤为原料,比起锅灰纯度要更高,相信效果也好的不止一点点。三国时期的韦诞著有《合墨法》,可见当时制墨已经上升到技术层面,开始追求墨的品质、效果了。

金粉上色

转眼到了宋代后,墨锭开始着重在了技术工艺进行突破,以更加繁琐,原料配比,造型加工,都是有了更大的提升,也是这个时代墨锭开始加入香料。因为墨锭用量巨大,松树也越发稀缺,这也使油烟墨得到快速发展成为必然。

制墨场景

至于书法墨汁「液体墨」的出现(不是钢笔墨汁或是其他墨汁),我翻阅了各类资料基本并未提及,基本是一笔带过,这个是让我颇为遗憾的,无论是中国产还是日本产,貌似都很自然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只能大致定在近现代时期。当然液体墨的出现是应时代变迁而出现,的确让当代书家提供了不少便利。就我而言,研墨是种精神象征,静心之方法,闲时好做之事,如果心不闲做这件事,其实真的很恼人。从实际出发,写大字时还是液体墨最佳,方便快捷。用墨是根据情况而定,小字而言研墨是最好的选择。

说说墨锭和墨汁的问题吧,很多初学或一段时间的朋友会觉得说墨还需要选择吗?墨汁墨锭有区别吗?

划重点


答案肯定是需要选择的,也是有区别的。首先说墨锭吧,从我自己使用的情况来说,墨锭研墨出的墨色层次更丰富,深浅度过度自然,可能墨和水的融合性比较好的缘故,例如小字在生宣上使用,如研的是淡墨也相比较液体墨加水的散晕程度更小,虽然浅,但是有层次。液体墨加水调出,大部分时候都需很难调匀称。当然弊端也很明显,那就是你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在研墨上,这里特别指中、大字,可能蘸墨一下就把之前辛苦研的墨吸完,当然有书童的朋友当我没说。

其次就是液体墨,最大的优点肯定是方便快捷,这一点适用于各类高中低档液体墨。然后就是所谓的效果,这个就和档次完全挂钩了,常见的肯定是一得阁、红星这类国产大佬出品,当然也有像日本的墨运堂、吴竹、开明这些百年老店。

最后,还是那句我经常对客户说的话: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吧,如果您写字是为了静心,那么我建议是使用墨锭磨墨,当然如果您时间不够充裕,或是您是写大字,那么你可以考虑使用墨汁!

那么您觉得到底是墨汁好还是墨锭好呢,

评论区回复哦!

之前经常有小伙伴们吐槽不知道哪里能买到质量又好,价格又合适的墨,现在咱们已经为大家找到啦,我们所销售的墨锭为日本墨厂所产,而且好用不贵哦!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点击右下角的链接哦!

文末处墨锭详情:点击此处

传统文房的审美体系

文玩可称为工艺品,但不是所有工艺品都称得上是文玩。许多大众收藏者,根本没有搞清楚文房文玩背后的文化根源,就盲目跟风,大量买进一些没有文气的东西收藏,以此作为装点装饰个人生活空间或工作空间,这实际上算是陷入了很严重的误区。

 

 

以往,文房文玩并不是像今天这么大众化的收藏品。拍卖市场上不断刷新的拍卖成交纪录,虽然唤起了一大批大众收藏者对文房杂项板块的关注热情,却并没有引导大家去深度挖掘这一小众收藏板块背后连结的文化根源。没有理清背后的文化根源,就大规模去开展对某一藏品的投资和收藏是非常不明智的。

 

 

 

那么,为什么收藏文房文玩?要首先探寻和认识书房的文化根源。

 

道理很简单,目前不管在投资收藏界,还是在文化界,我们认知域里边称得上文玩的收藏品,几乎都与书房有关。对一些大众收藏者来说,一说到文玩,他们多少会感觉到有点突兀,有的人甚至在心里想:文玩文玩,不就是古代文人的玩具吗?

 

 

实际上,文玩是书房文化的衍生品。明清以前,笔、墨、纸、砚是最基本的文房用具。明清以后,文房用具的品类架构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从而出现了与传统“文房四宝”相配套的其它各种文具,譬如笔架、笔洗、墨床、砚滴、水呈、臂搁、镇纸、印盒、印章等等。

 

这些文具的材质和造型各种各样,并与中国传统的绘画、雕刻和其它装饰文化相互融合。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同时兼具文房功能和鉴赏、把玩功能的文玩陆续出现了。此后,新出现的文房用品不管在形态外延上如何发展变化,它的内涵始终没有与书房文化相悖离。

 

 

所以,不理清书房文化的根源,显然是不可能认识和理解历代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方式、精神追求和价值观念的,更不可能理解围绕书房这个特殊的场所空间建立起来的一整套美学思想体系。

 

那么,传统文房美学思想体系的核心是什么?

 

简约。从宋代开始,书房就已超脱了书写的功能,成为文人士大夫个人自由思考的地方。不管为国家、为社会,还是为个人而思考,都在这个独立的小空间完成。由于思考牵涉人的心情,心情又与当时所处的环境密不可分——是静是闹,都可以通过环境的设计布置来营造。正是基于这一需要,才出现了从宋到明的简约的文人审美观——不啰嗦、不俗套,与现代欧洲的设计理念有异曲同工之妙。

 

 

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英国在工业革命后经过上百年才形成简约的审美观,而中国文房在明朝就已经形成这种美学体系。就是因为文人在思考时候,容不得身边再有那些繁琐喧扰的因素影响。他们首先在自己的书房布置上,开始崇尚简单,甚至认为越简单越美,在环境上尽量营造出安静的氛围。静就是不动,不动就是止,止就是禅……

 

 

文玩收藏最忌显摆,作为杂项板块里边的热门收藏品类,文房清玩日渐成为当代人陶冶情操和净化心灵的上佳选择,有的收藏者甚至在并不了解这些文玩背后的内涵的情况下,便以此作为结交朋友和体味休闲生活的媒介。而不管是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这样的巨头拍卖行,还是像荣宝斋、朵云轩这类百年老店,正是抓准收藏者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后“附庸文雅、不求甚解”的普遍心态。

 

 

在专业的收藏家眼里,文房四宝尽管起源很早,但直到唐宋时代,当传统书画艺术趋向成熟完善以后,才真正找到并且实现自己应有的地位和价值,成为文人学士乃至帝王官宦书斋案头不可或缺的器用。毕竟这些藏品与传统书房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并不是普通人耳熟能详的玩物。

 

 

尽管到了当代,文玩被一些人通俗理解成带有传统文化气息的赏玩件或手把件,但是,一件没有承载古代文人精神的器物,并不能称得上真正的文房文玩,因为它不符合传统文房的审美体系。

 

强调文玩背后的文人精神和儒雅气质,并不是有意在文房文玩与大众收藏者之间设立一道藩篱,而是要突出文玩收藏的传统价值观念。不少大众收藏者,在自己的办公室或办公桌放几件文玩,往往出于这样的考虑,一是通过文玩身上的文化气味来显示自己有与众不同的修养,二是通过这些价格不菲的器物来展示自己的实力。当客人不在的时候,这些东西其实与他个人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半点关系。这种现象,可以看成是当前许多大众收藏者接触文玩用品的一个缩影。

 

 

当前,文玩收藏最大的弊病就是显摆。真正的文房文玩收藏家,收藏的是必须有文气、能使人安静的东西,而不是我们今天理解的那种只用于显摆和装酷的附属品。

 

当一件文玩的摆设功能太强,忽略了实用性,就会失去“中和”的文气。所谓中和,即协调、融洽。气即精神,背后是中国上千年留下来的审美观,士大夫传承的情趣。从一件文玩,就可以看到一个文人的精神世界。

查看文中砚台作品详情:点击此处

「 精品推荐 」——《山水佛塔》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 出自刘禹锡 的陋室铭,我们的作品设计不限于苴却石,更多的是从于罗敬如的雕刻风格“因形顺势,巧型俏色”,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方非常精彩的雅玉作品《山水佛塔》

此作品为罗氏新晋作品,石材选用的是雅安绿,石料本身有绿色、白色、褐色等,作者根据石料每一部分的色彩不同而做设计并精雕细琢

作品整体为上水造型,左下角的绿色作为山脚下的苍劲古树的设计

白色的石料巧留为塔陵,犹如深山之中一个白玉珍珠令人眼前一亮

回到小程序首页

如大家对此作品感兴趣可以联系我们哦

小品上新

初春已来,春暖花开 初春的阳光让人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攀枝花的阳光总是早早的就来了,春节过去已有一阵子了,是该发点新东西了,今天上了一些素印,有需要的可以私信我们哦!


部分印章篆刻作品展示


前往小程序购买印章

青铜遗韵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款可以两用的作品。

题材:《青铜遗韵》;石品:苴却黄膘青铜石;
尺寸:26 × 18 × 5cm

该作品采用苴却石中稀有的古铜色的石料。

此砚巧用这种石色于古镜、铜钱、钟鼎等造型,使型制与石色完美结合,古趣顿生。

为什么说两用呢,我来给大家讲一讲

用途一:本来就是砚台,所有可以作为砚台使用;

用途二:我们可以看到题材铜镜处为一个小的平台,此处可以放一盏茶壶(前提,茶壶底需稍高一点的),在中间砚堂处放上两三个小杯,对啦,这也可以当作一个干泡台使用。

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令观者更深刻地感受中华文明之厚重沉淀,源远流长。

此作品于2018年天府宝岛设计大赛中荣获金奖!

苴却砚精品集

[dflip id="29446" type="thumb"][/dflip]

第一章 概述「一、罗敬如为何许人」

罗敬如之于苴却砚,是一个传奇人物,传奇人物当然自当有传奇的诠释,然,罗敬如亦是一个真实、立体、有血有肉的人,他用属于自己的30余年光阴,铸就了苴却砚的新传奇。整个仁和区,整个攀枝花,或者说整个苴却砚行业,对罗敬如都有着一种敬仰和怀念之情。现在,虽然还没有人提出为罗敬如建立一个纪念碑,但这纪念碑实质上已经存在了,这便是受到苴却砚泽被的地方和人们对他的敬仰和怀念之情。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纪念碑。要是没有这种敬仰和怀念之情的存在,即便是弄几块石头在那里,摆出一个伟岸的造型来,也是没有价值的。(如今攀枝花是苴却砚博物馆依然将罗老先生的肖像立于博物馆历史传承墙壁之上,如下图)

 

在苴却砚的雕刻作品中,有一类作品,是仿造古代或现代的一些器物来进行雕琢的,仿古的有各类青铜器、竹编、篾编、陶土器等,现代的盒子、簸箕、桌椅板凳皆可作为雕刻的题材,可谓丰富多彩。

但功力,也就蕴含在这看似寻常、实则精巧的作品中了。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件这样的作品。

石品:苴却青铜石   尺寸:19*15*5cm  技法:镂空雕、圆雕

(罗氏三兄弟石艺)

这件以苴却青铜石制作的簸箕,具有极高的工艺水准,整体圆雕的技法,对形态和结构的把握,都精妙无双。加上青铜石本身的色调,凝重而深厚,给人以岁月积淀、时光凝滞的感觉。


看到这方作品上刻的如此生动的小螃蟹时让小编想起小时候鱼塘里放水,我们都会拿着这种撮箕去放水口去拦截一些漏网之鱼当然还有小虾小蟹的,一番辛苦下来,还是会有不少收获的,通常家里都会拿来裹上淀粉油炸。


竹篾编就的撮箕,有的地方因为使用的时间长而变得光滑顺溜,有的地方因散开而变得间距不同,作者对细节的把握妙到毫巅,对生活的观察仔细入微。

这件作品采用的镂空和圆雕技法,是整体呈现出立体感极强的印象,每一个细节的处理都恰到好处而符合现实,雕工精绝、打磨细腻,难得的苴却石雕作品。

心得丨砚雕的虚实,艺术的想象与张力

生活中许许多多美的事物,总表现出一定的虚与实的辩证关系:头与头发,头发与尼龙纱做的蝴蝶结,人体与衣裙;衣裙与飘带;红花与绿叶;青山与绿水;山石与云烟……。中国人确乎对于虚实的关系有着独特的理解,从而对中华民族独特的美学风格产生着重要的影响。砚雕的虚实关系处理得好,会产生非常好的艺术效果。

雕与不雕的结合一直以来是罗氏砚雕风格,用罗家兄弟的话来说:“我们觉得我们更多的不是在雕刻一件作品,而是通过设计去把石头里原有的美去发掘出来,因为本来石头就很美!”这方作品也是一样的因本身自带水藻纹,水藻纹的走向更像被风吹过的树林,作者把它设计为树林,而保留了下来,远景更像一幅水墨画,这使得整幅画面呈现远离喧嚣的闲居之意。

巧妙雕刻一串珠子将石眼串联起来,雕得厚实;而下面的玉佩则雕得较薄,视觉上显得比较虚;再下面的纹饰雕得更薄,更虚。这样,不仅有虚有实,而且虚实处理上富于层次感,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中国的山水画,随处都可以看到虚与实的精心处理。实者“巨嶂高壁,多多益壮”,“可居可游”;虚者“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洲诸掩映”、“悠然南山”。近山与远山之间,山石与云水之间,山头与山脚之间,景物与空白之间,可谓有虚有实,虚实相生,使人感到气韵盎然,表现出中国画特有的“诗情画意”。

虚与实又是互相渗透、互相转化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凝绝”中的“幽情”,“无声”中的“有声”,就是虚中的实,大虚中的大实。“唯见江心秋月白”,虽有江水明月,却使人倍感一曲弹罢的“东舟西肪悄无言”,这是实中的虚,大实中的大虚。宋代的画家们讲究“意到笔不到”、“计白当黑”、“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言不尽之意溢出画面”,创造了中国山水画的极高成就。马远《寒江独钓图》,在空白纸的中央画一叶渔舟,几笔水纹,重点刻划渔夫的神气。大量的空白,使人联想到茫茫江水,“江天一色无纤尘”的浩渺无涯。

【精品赏析】仿古类——龙凤如意

石品:苴却绿膘、眼石   尺寸:16*16*5cm  技法:仿古类、圆雕

(罗氏三兄弟石艺)

该作品绿膘层纯净亮丽,作者巧妙雕琢为玉如意和凤纹,石眼睛明眼亮,旁边雕琢两条龙纹,造型古朴,为商周时代常用。砚堂打磨精细,保留了部分石材原貌,粗犷与细腻形成鲜明对比,整体效果优良。

龙凤历来都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古有韩愈《龙说》“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然龙乘是气,茫洋穷乎玄间,薄日月,伏光景,感震电,神变化,水下土,汩陵谷,云亦灵怪矣哉!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失其所凭依,信不可欤!异哉!其所凭依,乃其所自为也。”祥瑞降临,紫气东来。

细节赏析:1、玉如意柄身雕刻有浅浮雕的凤纹。

2、玉如意柄头雕有蝙蝠一只,寓意“福”

3、石眼处的“双龙戏珠”。

4、玉如意下有凤纹一只,刻意雕琢成玉器的样子,与如意相得益彰。

5、整体造型为圆雕,即立体雕琢,六面皆有。

惊艳!少见的立体雕刻作品

田趣(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行走在位于攀西裂谷间攀枝花市的城市、乡村之间,除了被这里的阳光、果蔬折服,还有就是享誉川滇乃至全国的文化名片——苴却砚。

大龙潭、平地、总发的三个原产地,纵横交错分布着百余家的苴却砚工坊,大多以家庭为单位的自产模式、各自的创作理念不同、技法各异,形成了百花齐放的争鸣格局。

清水(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偶然于仁和区南山工业园区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看到的几件作品,与大多产品的不同,引起探究的兴趣。

碧水山居(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大多苴却砚以单面摆件、平面砚为主,也生产部分挂件、把玩件、茶盘、印章、文镇等。

但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的这几件,全是立体圆雕作品,融山水于一体,气势或雄浑、或精巧、或细腻,别有风味。

此次所分享的正是“新品苴却砚之父”罗敬如先生的一脉相承的技法。

秋水人家(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寥寥苴却历史,书写便如下:

昔有远古金石意,无名之匠琢成器。

至三国,丞相诸葛南征孟获,军帐之中,兵点七星。断代清末,巡抚宋光枢,携寸氏秉信作石砚三方,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苴却为世人所知。后罗氏敬如,偶得古砚二件,历三十余载,跋山涉水,终得石源;持身之艺,琢石为品,得大成耳,谓之“新品苴却砚之父”。其三子春明、润先、伟先,皆博艺之辈,同擅诗书画刻,传承至今。罗氏三兄弟之名,传敬如先生之意,辗转尘世,匠心独具,匠道持守,艺精人沉,虚怀若谷,便如此矣已!

有时候,一件小的作品会比做一件较大的作品更花功夫,更费精力,因为小品虽然天地微小,却高度浓缩,视野集中,稍有败笔瑕疵,往往放大。故创作精致小品须集中作者的精气神,才能做到小中见大,见微知著,从这个意义上讲,雕虫亦非小技。掌握细节,突出主题,让神似更甚于形似,方能韵味十足。

竹节砚(罗氏兄弟作品)

以苴却青铜石精刻竹节,竹质肌理清晰自然,表面的竹皮皲裂斑驳,竹节精细入微,破残处仿若历经岁月洗礼而天然形成,竹—因其形而寓意“节节高升”。

青铜石的厚重和深凝,夹杂着点点青花,正好创作为竹节的一部分,带着岁月的痕迹,皲裂和纹理处理更是细致、巧妙。

竹虫的雕琢惟妙惟肖,为整体竹节增添灵动之感。

竹节内部刻意为之的裂纹,仿佛天然形成,这是精细入微的观察和细腻的刀工才能完成。横切面的形态自然、细致,不得不说,对竹节的整体形态和细节的把控,更是妙到毫巅。

从侧面看,才有些许石头的感觉,保留了天然石皮,让大家看到这件作品的原貌石材。如不从侧面仔细欣赏,很难判断这是真的竹节还是一块石头,这便是手工艺的魅力所在吧。[vc_btn title="想购买?点击此处" shape="square" color="info" size="lg" align="center" i_icon_fontawesome="fa fa-cart-plus" button_block="true" add_icon="true" link="url:http%3A%2F%2F%2Fproduct%2F011609042%2F|||"]

【精品赏析】 | 薄意彩雕 —— 翠羽荷风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初秋之雨,几声忽雷,一片急淋,甚是匆匆 . . . .

雨后晴返,叶泛青红,花点粉雾,别样清美 . . . .

只是那羽,躲雨小翠,犹阴盖下,还惊那雨?或迷这景?

作者以刀代笔,选用淡雅色彩之石料作为砚盖,采用国画的手法体现了初秋的雨后,荷叶轻垂于荷塘,荷叶上还覆着下雨时溅上的荷泥,另精刻寻食之鸟立于荷茎之上,使得整幅画面更富有灵动!

[vc_btn title="想购买?点击此处" shape="square" color="info" size="lg" align="center" i_icon_fontawesome="fa fa-cart-plus" button_block="true" add_icon="true" link="url:http%3A%2F%2F%2Fproduct%2F011706826%2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