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丨砚雕的虚实,艺术的想象与张力

生活中许许多多美的事物,总表现出一定的虚与实的辩证关系:头与头发,头发与尼龙纱做的蝴蝶结,人体与衣裙;衣裙与飘带;红花与绿叶;青山与绿水;山石与云烟……。中国人确乎对于虚实的关系有着独特的理解,从而对中华民族独特的美学风格产生着重要的影响。砚雕的虚实关系处理得好,会产生非常好的艺术效果。

雕与不雕的结合一直以来是罗氏砚雕风格,用罗家兄弟的话来说:“我们觉得我们更多的不是在雕刻一件作品,而是通过设计去把石头里原有的美去发掘出来,因为本来石头就很美!”这方作品也是一样的因本身自带水藻纹,水藻纹的走向更像被风吹过的树林,作者把它设计为树林,而保留了下来,远景更像一幅水墨画,这使得整幅画面呈现远离喧嚣的闲居之意。

巧妙雕刻一串珠子将石眼串联起来,雕得厚实;而下面的玉佩则雕得较薄,视觉上显得比较虚;再下面的纹饰雕得更薄,更虚。这样,不仅有虚有实,而且虚实处理上富于层次感,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中国的山水画,随处都可以看到虚与实的精心处理。实者“巨嶂高壁,多多益壮”,“可居可游”;虚者“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洲诸掩映”、“悠然南山”。近山与远山之间,山石与云水之间,山头与山脚之间,景物与空白之间,可谓有虚有实,虚实相生,使人感到气韵盎然,表现出中国画特有的“诗情画意”。

虚与实又是互相渗透、互相转化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凝绝”中的“幽情”,“无声”中的“有声”,就是虚中的实,大虚中的大实。“唯见江心秋月白”,虽有江水明月,却使人倍感一曲弹罢的“东舟西肪悄无言”,这是实中的虚,大实中的大虚。宋代的画家们讲究“意到笔不到”、“计白当黑”、“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言不尽之意溢出画面”,创造了中国山水画的极高成就。马远《寒江独钓图》,在空白纸的中央画一叶渔舟,几笔水纹,重点刻划渔夫的神气。大量的空白,使人联想到茫茫江水,“江天一色无纤尘”的浩渺无涯。

About Me

单击编辑按钮更改此文本。FOTOCN可视化编辑器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编辑器,功能强大,速度比原版快,汉化率超高,感谢购买!

Recent Posts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