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铜遗韵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款可以两用的作品。

题材:《青铜遗韵》;石品:苴却黄膘青铜石;
尺寸:26 × 18 × 5cm

该作品采用苴却石中稀有的古铜色的石料。

此砚巧用这种石色于古镜、铜钱、钟鼎等造型,使型制与石色完美结合,古趣顿生。

为什么说两用呢,我来给大家讲一讲

用途一:本来就是砚台,所有可以作为砚台使用;

用途二:我们可以看到题材铜镜处为一个小的平台,此处可以放一盏茶壶(前提,茶壶底需稍高一点的),在中间砚堂处放上两三个小杯,对啦,这也可以当作一个干泡台使用。

作品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令观者更深刻地感受中华文明之厚重沉淀,源远流长。

此作品于2018年天府宝岛设计大赛中荣获金奖!

苴却砚精品集

罗氏兄弟石雕艺术精品集

第一章 概述「一、罗敬如为何许人」

罗敬如之于苴却砚,是一个传奇人物,传奇人物当然自当有传奇的诠释,然,罗敬如亦是一个真实、立体、有血有肉的人,他用属于自己的30余年光阴,铸就了苴却砚的新传奇。整个仁和区,整个攀枝花,或者说整个苴却砚行业,对罗敬如都有着一种敬仰和怀念之情。现在,虽然还没有人提出为罗敬如建立一个纪念碑,但这纪念碑实质上已经存在了,这便是受到苴却砚泽被的地方和人们对他的敬仰和怀念之情。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纪念碑。要是没有这种敬仰和怀念之情的存在,即便是弄几块石头在那里,摆出一个伟岸的造型来,也是没有价值的。(如今攀枝花是苴却砚博物馆依然将罗老先生的肖像立于博物馆历史传承墙壁之上,如下图)

 

在苴却砚的雕刻作品中,有一类作品,是仿造古代或现代的一些器物来进行雕琢的,仿古的有各类青铜器、竹编、篾编、陶土器等,现代的盒子、簸箕、桌椅板凳皆可作为雕刻的题材,可谓丰富多彩。

但功力,也就蕴含在这看似寻常、实则精巧的作品中了。

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件这样的作品。

石品:苴却青铜石   尺寸:19*15*5cm  技法:镂空雕、圆雕

(罗氏三兄弟石艺)

这件以苴却青铜石制作的簸箕,具有极高的工艺水准,整体圆雕的技法,对形态和结构的把握,都精妙无双。加上青铜石本身的色调,凝重而深厚,给人以岁月积淀、时光凝滞的感觉。


看到这方作品上刻的如此生动的小螃蟹时让小编想起小时候鱼塘里放水,我们都会拿着这种撮箕去放水口去拦截一些漏网之鱼当然还有小虾小蟹的,一番辛苦下来,还是会有不少收获的,通常家里都会拿来裹上淀粉油炸。


竹篾编就的撮箕,有的地方因为使用的时间长而变得光滑顺溜,有的地方因散开而变得间距不同,作者对细节的把握妙到毫巅,对生活的观察仔细入微。

这件作品采用的镂空和圆雕技法,是整体呈现出立体感极强的印象,每一个细节的处理都恰到好处而符合现实,雕工精绝、打磨细腻,难得的苴却石雕作品。

心得丨砚雕的虚实,艺术的想象与张力

生活中许许多多美的事物,总表现出一定的虚与实的辩证关系:头与头发,头发与尼龙纱做的蝴蝶结,人体与衣裙;衣裙与飘带;红花与绿叶;青山与绿水;山石与云烟……。中国人确乎对于虚实的关系有着独特的理解,从而对中华民族独特的美学风格产生着重要的影响。砚雕的虚实关系处理得好,会产生非常好的艺术效果。

雕与不雕的结合一直以来是罗氏砚雕风格,用罗家兄弟的话来说:“我们觉得我们更多的不是在雕刻一件作品,而是通过设计去把石头里原有的美去发掘出来,因为本来石头就很美!”这方作品也是一样的因本身自带水藻纹,水藻纹的走向更像被风吹过的树林,作者把它设计为树林,而保留了下来,远景更像一幅水墨画,这使得整幅画面呈现远离喧嚣的闲居之意。

巧妙雕刻一串珠子将石眼串联起来,雕得厚实;而下面的玉佩则雕得较薄,视觉上显得比较虚;再下面的纹饰雕得更薄,更虚。这样,不仅有虚有实,而且虚实处理上富于层次感,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中国的山水画,随处都可以看到虚与实的精心处理。实者“巨嶂高壁,多多益壮”,“可居可游”;虚者“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洲诸掩映”、“悠然南山”。近山与远山之间,山石与云水之间,山头与山脚之间,景物与空白之间,可谓有虚有实,虚实相生,使人感到气韵盎然,表现出中国画特有的“诗情画意”。

虚与实又是互相渗透、互相转化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那“凝绝”中的“幽情”,“无声”中的“有声”,就是虚中的实,大虚中的大实。“唯见江心秋月白”,虽有江水明月,却使人倍感一曲弹罢的“东舟西肪悄无言”,这是实中的虚,大实中的大虚。宋代的画家们讲究“意到笔不到”、“计白当黑”、“状难言之景列于目前,言不尽之意溢出画面”,创造了中国山水画的极高成就。马远《寒江独钓图》,在空白纸的中央画一叶渔舟,几笔水纹,重点刻划渔夫的神气。大量的空白,使人联想到茫茫江水,“江天一色无纤尘”的浩渺无涯。

【精品赏析】仿古类——龙凤如意

石品:苴却绿膘、眼石   尺寸:16*16*5cm  技法:仿古类、圆雕

(罗氏三兄弟石艺)

该作品绿膘层纯净亮丽,作者巧妙雕琢为玉如意和凤纹,石眼睛明眼亮,旁边雕琢两条龙纹,造型古朴,为商周时代常用。砚堂打磨精细,保留了部分石材原貌,粗犷与细腻形成鲜明对比,整体效果优良。

龙凤历来都是中华民族的图腾,古有韩愈《龙说》“龙嘘气成云,云固弗灵于龙也。然龙乘是气,茫洋穷乎玄间,薄日月,伏光景,感震电,神变化,水下土,汩陵谷,云亦灵怪矣哉!云,龙之所能使为灵也;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失其所凭依,信不可欤!异哉!其所凭依,乃其所自为也。”祥瑞降临,紫气东来。

细节赏析:1、玉如意柄身雕刻有浅浮雕的凤纹。

2、玉如意柄头雕有蝙蝠一只,寓意“福”

3、石眼处的“双龙戏珠”。

4、玉如意下有凤纹一只,刻意雕琢成玉器的样子,与如意相得益彰。

5、整体造型为圆雕,即立体雕琢,六面皆有。

惊艳!少见的立体雕刻作品

田趣(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行走在位于攀西裂谷间攀枝花市的城市、乡村之间,除了被这里的阳光、果蔬折服,还有就是享誉川滇乃至全国的文化名片——苴却砚。

大龙潭、平地、总发的三个原产地,纵横交错分布着百余家的苴却砚工坊,大多以家庭为单位的自产模式、各自的创作理念不同、技法各异,形成了百花齐放的争鸣格局。

清水(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偶然于仁和区南山工业园区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看到的几件作品,与大多产品的不同,引起探究的兴趣。

碧水山居(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大多苴却砚以单面摆件、平面砚为主,也生产部分挂件、把玩件、茶盘、印章、文镇等。

但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的这几件,全是立体圆雕作品,融山水于一体,气势或雄浑、或精巧、或细腻,别有风味。

此次所分享的正是“新品苴却砚之父”罗敬如先生的一脉相承的技法。

秋水人家(作者:罗氏三兄弟石艺)

寥寥苴却历史,书写便如下:

昔有远古金石意,无名之匠琢成器。

至三国,丞相诸葛南征孟获,军帐之中,兵点七星。断代清末,巡抚宋光枢,携寸氏秉信作石砚三方,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苴却为世人所知。后罗氏敬如,偶得古砚二件,历三十余载,跋山涉水,终得石源;持身之艺,琢石为品,得大成耳,谓之“新品苴却砚之父”。其三子春明、润先、伟先,皆博艺之辈,同擅诗书画刻,传承至今。罗氏三兄弟之名,传敬如先生之意,辗转尘世,匠心独具,匠道持守,艺精人沉,虚怀若谷,便如此矣已!

有时候,一件小的作品会比做一件较大的作品更花功夫,更费精力,因为小品虽然天地微小,却高度浓缩,视野集中,稍有败笔瑕疵,往往放大。故创作精致小品须集中作者的精气神,才能做到小中见大,见微知著,从这个意义上讲,雕虫亦非小技。掌握细节,突出主题,让神似更甚于形似,方能韵味十足。

竹节砚(罗氏兄弟作品)

以苴却青铜石精刻竹节,竹质肌理清晰自然,表面的竹皮皲裂斑驳,竹节精细入微,破残处仿若历经岁月洗礼而天然形成,竹—因其形而寓意“节节高升”。

青铜石的厚重和深凝,夹杂着点点青花,正好创作为竹节的一部分,带着岁月的痕迹,皲裂和纹理处理更是细致、巧妙。

竹虫的雕琢惟妙惟肖,为整体竹节增添灵动之感。

竹节内部刻意为之的裂纹,仿佛天然形成,这是精细入微的观察和细腻的刀工才能完成。横切面的形态自然、细致,不得不说,对竹节的整体形态和细节的把控,更是妙到毫巅。

从侧面看,才有些许石头的感觉,保留了天然石皮,让大家看到这件作品的原貌石材。如不从侧面仔细欣赏,很难判断这是真的竹节还是一块石头,这便是手工艺的魅力所在吧。[vc_btn title=”想购买?点击此处” shape=”square” color=”info” size=”lg” align=”center” i_icon_fontawesome=”fa fa-cart-plus” button_block=”true” add_icon=”true” link=”url:http%3A%2F%2F%2Fproduct%2F011609042%2F|||”]

【精品赏析】 | 薄意彩雕 —— 翠羽荷风

[vc_row][vc_column][vc_column_text]

初秋之雨,几声忽雷,一片急淋,甚是匆匆 . . . .

雨后晴返,叶泛青红,花点粉雾,别样清美 . . . .

只是那羽,躲雨小翠,犹阴盖下,还惊那雨?或迷这景?

作者以刀代笔,选用淡雅色彩之石料作为砚盖,采用国画的手法体现了初秋的雨后,荷叶轻垂于荷塘,荷叶上还覆着下雨时溅上的荷泥,另精刻寻食之鸟立于荷茎之上,使得整幅画面更富有灵动!

[vc_btn title=”想购买?点击此处” shape=”square” color=”info” size=”lg” align=”center” i_icon_fontawesome=”fa fa-cart-plus” button_block=”true” add_icon=”true” link=”url:http%3A%2F%2F%2Fproduct%2F011706826%2F|||”]

罗敬如(1920—1997),生于四川省三台县,被世人称作 雕刻“怪才”的石雕艺术家。自14岁跟随一民间艺人学 艺起,1939年创立「 罗氏艺术 」,终生从事石雕创作,,直到七十三岁第一次中风 才不得不停止。他用一生的时间,只做了一件事石雕创 作,其创作生涯长达六十年。他曾历经三十余年的追索, 重新开发出失传已久的苴却砚(古称“泸石砚”),被誉 为“新品苴却砚之父”、“金石行家”。

从温文尔雅的男子再到满头华发的老人,看着这些布满 岁月流逝痕迹的老照片,看着爷爷始终专注和清澈 的眼神,真的非常令人动容。

罗敬如提炼出自己的人生格言:生活安于平凡,艺术追求独特。如果你硬要让我定义什么的话,我觉得自己不够聪明,这就让我不停地前进来继续我的作品”。

「 创作长征组雕时情景 」

那一世, 我翻越十座大山,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能与你相遇。

新品苴却砚源头之一(罗老先生50年代买到的两方苴却古砚之一)

在他眼里,只要去看、去听、去体验就足够发现美了, 而创造就是顺从材料的意愿,将发现的美表达出来,让 更多的人看到、听到。

 

罗敬如作品《遵义会议会址》(现存于中国军事博物馆)

罗敬如作品《白马寺》(现存于德国军事博物馆)

这个有着完厚、仁慈的男人,被身边人亲切地称为“活 字典”,他有着悖于常人的思维,想法新鲜,有创意。 且终日埋头于雕刻设计中的他,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灵感, 创造出如此不凡的作品? 然而这些作品却是最好的证实: 爷爷有强大而坚韧的个体精神。

罗敬如作品具有简洁、自然的个性特征,利用石材身的特点 不过分设计,更多是顺从材料本身的意愿,让每一件作品 自成一个世界。这些作品历经时间的淘洗,不仅没有失去 魅力,反而正被越来越多的世人喜爱,得到越来越高的评 价。

 

杂谈丨品意境,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所谓意境,是指一种能令人感受领悟、意味无穷却又难以明确言传、具体把握的境界。它是形神情理的统一、虚实有无的协调,既生于意外,又蕴于象内。或恬淡闲适,或华美壮丽,或清新自然,或安谧闲静,或雄伟壮阔,或沉郁悲凉,或萧瑟凄凉,或雄浑开阔,或明快高旷,或慷慨激昂 ,或寂静肃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此为深远矣。

(意境系列)

远山、近树、大江均已天成,俨然一幅水墨画,作者只需线刻几笔便有山势之轮廓,加以人物观远山,配刻飞鸟使得画面更具意境。

(意境系列)

一缕香魂在,百里暗香飘。宛如水墨画般的色彩和格调,意境深远。

天然石色、白色石皮,作者巧雕,勾勒出“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的冬日雪景。石与画,画与诗,浑然一体,意境美好!

刀落三处,笔惊一方。结合天然石材的纹理和色调,仅用三刀,便勾勒出一幅恬淡、祥和的氛围。人在天地间,又与天地融为一体,不正是意境的深邃高远么?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只有心中有意,格局有境,方可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修身、探求、执着,才是匠人对匠道的尊重!

雕砚多年,多有困惑,多有喜悦,亦多有思考。

我发现,雕砚的思路有两种:一种是作者的主观性很强,他要做什么样的砚,雕刻什么样的形象,创造什么样的美感,“我的世界,我做主”,用自己的思想尽可能地掌控自己的作品,做“有自己思想”的砚。另一种则是主观与客观相结合,他首先去发现砚石天然的美,去发现砚石的形态、肌理、色彩的美,再根据这样的“发现”,来思考做什么样的砚,雕刻什么样的形象,创造什么样的美感,尽力把自己发现到的美与自己的审美意念结合起来,通过某种方式展现在观赏者面前。有时,他的思路甚至会被自己的“发现”牵着鼻子走。这后一种思路,我把它称之为“天人合一”砚雕思路。

砚盖的彩膘色彩微妙之至,尤其是荷叶中叶脉的色彩变幻,从叶心向叶边,由浓至淡,令人叹为观止。如果简单地俏色雕,很难将如此美妙色彩保留下来。这样的探索是有益的,当一块苴却石彩膘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时,我们往往被它那抽象而精妙的色彩、构图、造型所震撼,为大自然意想不到的鬼斧神工而激动!于是产生强烈的创作欲望,我们只需适当加入自己的解读和想象,便创造出一幅“天人合一”的作品。这作品的创作灵感,有一部分源于客观,一部分源于主观。二者并不俨然分得开,也许,有时客观的成分多一些,有时主观的成分多一些。有时连自己都感到意外,似乎从来没想过这样的布局,这样的构图,这样的造型,这样的意境……。我们把这种用于苴却砚的雕刻手法称之为“薄意彩雕”。


《静观自得》盒砚

天然的水墨画般的云气令人遐想翩翩

《翠羽荷风》盒砚

初夏之雨,几声忽雷,一片急淋,甚是匆匆,雨后晴返,叶泛青红,花点粉雾,别样清美,只是那羽,躲雨小翠,犹阴盖下,还惊那雨?或迷这景?

文人必修:砚台的鉴别与养护

伙伴们,我是小罗,既是罗纳尔多的罗,又是罗氏艺术的罗。小罗时不时的会带给大家一些干货,所以大家伸伸你的小指头右上角关注一下咯!今天将为大家带来砚台的鉴别与养护知识,技多不压身,收藏收藏~

如何鉴别:


  •   看

看砚的质、工、品,铭,饰与新旧,是否经过修补等。如果砚已经修补过,其补过的地方颜色与砚的原色总会有些差别。

拿到一方砚,可用手摸一模。如果摸起来感觉像小孩皮肤一样光滑细嫩,说明石质较好,如果摸上去有粗糙的感觉,则说明其石质较差。

将砚面用五指托空,轻轻击打,鼓用手指弹砚,闻其声。若为端砚,以木声为佳。瓦声次之,金声为下,这三种不同的声音,分别体现出端砚质地的嫩与老。歙砚敲击则以清脆的“铛、铛”金属声为最好,如果发出“噗、噗”的声音,就说明该歙砚多泥质,或石质有暗伤痕,为下品。然而号称中国彩砚的苴却砚从实用角度出发则以下岩苴却石为最优,其石声如泥木,较抑顿,此类砚石无论下墨、发墨都是非常优秀的。

砚最好要经过清洗再辨认。尤其是古砚因砚面上墨痕斑斑,遮掩了砚的自然美纹,也分辨不清砚的坑口年代,因此需要洗掉砚的墨痕,看砚石是否有伤痕和修补过的痕迹

用手掂砚的分量。同样大小的石砚,一般来设砚石重的校结实,颗粒细,轻的说明胶结松。掂的方法尤其对苴却砚、歙砚比较适用。

一方砚的好与差,首先考虑的是石质的好坏。对砚石熟悉者只要在砚石上轻轻地刻上儿道,马上就会辨别出砚石的优与劣。

2018年5月15日下午3时,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2017级雕刻班的大一新生,在刘邦村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攀枝花市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实训基地),首次在实训基地进行课程。

参观料场

大家饶有兴趣地参观了石料场和粗坯制作场地,充分了解到苴却石的产地、分类、石质、石品,对苴却砚有了初步的认识。把课堂上学到的知识结合实际,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罗伟先展示雕刻工具的制作和使用

罗伟先讲解苴却砚的雕刻

国家制砚大师、国家工艺美术行业大师罗伟先为学生们详细讲解了雕刻工具的制作、使用和安全注意事项,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学生们兴致勃勃地听取了有关雕刻的各项事宜,询问了许多关于雕刻的问题,为后面的科目毕业作品做准备。

罗春明讲解设计的精髓

该科目的主讲教授罗春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攀枝花学院中文副教授)为广大学子讲述了苴却砚的设计理念,巧形俏色、顺势而为、突出意境,这是苴却砚的灵魂所在;同时倡导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创作,才能不断推陈出新,创作出精品。

罗氏雕刻师冉启银展现雕刻实际操作

有了设计的灵魂,接下来便是手上功夫的演示,作品三分钟,苦练十年功,正式是苴却雕刻的磨练结果。

这只是雕刻班学生的第一次实践课,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实习、实操在等着大家,小编也将密切关注,带给大家最新的消息。

匠心传桃李 校企承文华

2018年4月20日上午10时,在阵阵掌声和欢呼声中,“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校外教学实习基地”授牌仪式在仁和区南山工业园区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隆重举行。攀枝花学院党委书记肖立军、分管教学的副院长刘立新,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院长宋来福、书记罗均梅及教师刘邦春、孙宝瑞,攀枝花市仁和区文广新局局长曾绍奎、攀枝花市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所长罗春明、副所长罗伟先及研究所员工参与了挂牌仪式。

肖立军书记在讲话中一方面阐明了学院服务地方经济文化建设,结合地方特色文化产业,开办石雕艺术特色专业的重要意义;充分肯定了艺术学院走出校园,与文化产业结合办学,是为非遗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培养后续人才,为地域文化建设提供有力支撑的有效途径。同时,他认为由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具有数十年经验的雕刻大师进行实践教学,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效果。

曾绍奎局长在讲话中指出,通过校企联合,能够把独具攀枝花特色的苴却砚这张城市文化名片擦得更亮,能够让苴却砚文化长久传承、传播得更远。

罗春明所长简要介绍了研究所作为攀枝花学院艺术学院校外教学实习基地所具备的软、硬条件。他说,攀枝花市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及出口贸易为一体的工艺美术企业,占地10余亩,建筑面积4000多平米。在硬件方面,已具备苴却砚生产、展示、技艺培训、展示展销、多媒体教室、餐饮住宿等基本设施;软件方面,研究所现有员工60余人,其中,“中国首批文房四宝(砚)专家”1人,有联合国、国家级大师2人,四川省工艺美术大师4人,攀枝花市工艺美术师4人,这些砚雕师傅中,许多人从事苴却砚事业2、30年,拥有高超、精细的砚雕经验,2人拥有副教授职称,教育教学经验丰富,多次为攀枝花市苴却砚厂、大龙潭苴却砚厂传授砚雕技艺。研究所现为四川省苴却砚雕刻技艺非遗传习基地。2016年11月罗氏三兄弟被推举为“大国非遗工匠宣传大使”。罗春明相信,通过校企双方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够把这个校外实训基地办好,办出特色。

攀枝花市罗氏兄弟石艺研究所历来致力于砚雕技艺的传播,除本次与攀枝花学院联合办学外,还与多家学院、学校有合作:

2012年,与攀枝花市机电学院达成协议,成为“攀枝花市机电学院实训基地”,罗氏三兄弟亲往机电学院授课,获得学院师生的一致好评。

2010年至今,数次在苴却石原产地大龙潭乡开班授课,讲授苴却石雕艺术的设计、雕刻、打磨、配饰等流程,带动了大批乡民从事苴却砚事业,涌现了一些行业翘楚,至今仍活跃在苴却砚雕刻行业中。

2015年,在攀枝花市仁和区的大河中学、西路小学等学校讲述苴却砚的故事,向在校中小学生传播苴却砚文化。

2016年攀枝花市西区青少年宫400余学员到公司参观学习,系统地听取了苴却砚发展历史、文化传承,参观了生产流程和展览大厅,苴却砚文化得到了较为广泛的传播。

2017年攀枝花市东区小学生二十余名到公司参加少年夏令营“苴却砚传习基地文化体验之旅”,通过实地打磨和雕刻,增长了见识,锻炼了动手能力,丰富了课余生活。

2018年,公司与深圳市残疾人学校达成合作协议,将通过校企合作的模式,以授课、实训、就业等多种方式,将苴却砚的文化传播到东部发达地区甚至整个中国。